问唐何归若与终

be一生推

太好吃了吧

Chocobo嵐:

※(大概是假的)ABO




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


初二性别检查后的第三天,作为本周值日生的绿谷,在拎着垃圾袋下楼的时候听到了这样的对话——


“隔壁班那个超漂亮、味道超好闻的Omega说爆豪是她的命运之番耶!”


“真的假的,爆豪运气也太好了吧!我命中注定的那个Omega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瑟瑟发抖呢~”


“你快得了吧,指不定你压根就没有哈哈哈——”


听到这段话的绿谷出久僵硬地保持着站姿伫立在走廊拐角处,直到楼下两人打趣着离开后,窗外一阵带着凉意的秋风吹过惊得树叶沙沙抖动作响,才将绿谷的意识唤了回来。


真好啊。


绿谷出久一边走着楼梯一边想——


小胜这么快就找到了属于自己的Omega,真是太好了。


 


即使强迫自己不要去想,用学习来麻痹神经,明明已经很疲惫了却在躺上床上后,脑海里又开始出现下午听到的那段对话。


真讨厌啊,这种沉闷苦涩的感觉。


绿谷出久拽着被单,望着昏暗的天花板出神——


明明大多数人,一辈子都遇到不自己的命中注定的那个人,我应该替小胜,感到高兴才对……


可是为什么啊,为什么……


难道那个特别的人……不该是我吗?


再度强硬地压制住自己的胡思乱想,绿谷出久决定闭上眼睛开始数欧尔麦特,渐渐地,他意识模糊了起来,却隐隐约约感觉胸口似乎有着一簇火焰,正在缓缓地燃烧。


火焰慢慢地烧着,想要弥漫开来侵蚀着一切,但最终越来越小,越来越弱,然后彻底消失在心床上,在虚无中等待着下一次的再临。


而此时一颗好像埋藏在内心深处许久的种子,终于破土而出。


 


*


 


拿到检查报告的那一天,绿谷出久就不意外的看到了自己性别那栏是Beta。


一般人在10岁左右身体就会进入二次发育高峰期,原本一直在体内积压的信息素也会在这个时候发散开来,可是只有绿谷出久与班上其他同学是不一样的。


直到小学毕业,他都没有味道。


“出久呀,应该是Beta里那类无味道的人。”那天做着晚饭的绿谷引子一边炸着猪排,一边回答着自己的儿子:“说实话妈妈觉得挺好的,起码比信息素味道很奇怪的人要好很多,而且Beta各方面来说都很平均。”


言下之意,只要平淡地过好一生就可以了。


从幼儿园时期被嘲笑的无个性,到青春期被嘲笑的无味道,这些对于绿谷出久来说早已不算什么,相反他还会安慰自己:没有味道的话。对于无个性的我来说或许是一种优势。


人在战斗的时候,除了个性的比拼,还会用信息素来压制或者探寻对方踪迹。因为信息素无味的原因,绿谷出久对于他人释放的信息素承受能力很强;相反也因为信息素无味,绿谷很难被人通过味道感知到。


当然以上两点也是有例外的——


那就是爆豪胜己。


从幼儿园的某天开始到上小学前,爆豪胜己都会在没人的的地方会用胳膊揽住绿谷出久脖子,霸道地凑到绿谷脖后闻着什么。


“你这家伙,虽然没个性,很弱,但味道勉勉强强还可以。”


初次遇到这个情况的时候,爆豪是这样说的,却没有回答原因。


而通常在爆豪深吸了几口气的时候,就代表这个行为要结束了。这个时候他会将绿谷一把推开了,抱着球转身去找其他的玩伴。


而爬起来的绿谷会毫不犹豫地追着爆豪的背影跑出去。


小胜这是,在需要我吧。


绿谷追逐着爆豪的背影想,


就算没有个性,未来的某天,我也一定可以成为和小胜比肩的人吧。


 


*


 


仔细想想,真的很奇怪啊,我们之间的关系。


下午放学后没有立刻离开,而是在教室里补完了落下笔记的绿谷出久趴在课桌上望着夕阳沉思。


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在知道爆豪找到命中注定的Omega后的第二天,绿谷发起了高烧。好在高烧来得突然却去得也快,3天后绿谷就可以正常上学了。


再次来到校园,一切看上去似乎都没有什么变化。


当然,是似乎。


绿谷闭上眼睛微微抽动了一下鼻子,嗅到了关闭的教室门外,有着一股和这本不知名笔记本上一模一样的味道。


退烧后再次来到学校,绿谷出久发现他能闻到爆豪的味道。


当然不是指爆豪信息素的那个硝烟味道。并且在小学的时候爆豪就学会了掌控自己的信息素,与其他急于自主性散发自己味道的男生不一样,爆豪对于信息素收放的熟练度,完全可以让同龄的孩子感知不到他的存在,或者因为他突然爆发式扩散的信息素吓得跪地。


而绿谷现在闻到的味道,是一种与硝烟味信息素完全不一样,有着陈年老木的干枯味混着点麝香,但稍微久一点后就会慢慢转变为发酵后的茶叶带着一丝甘意的甜香。


小胜以前能掩盖住自己的味道,但是现在不能了哦。


绿谷枕着那本不知道是谁放在自己抽屉里的全新笔记本,里面是自己不在这几天的所有课堂笔记,甚至连字都是故意写成了一板一眼的印刷体。可是上面却残留着一点点微甜的味道。


话说这是信息素的味道吗?


被夕阳的暖光照得逐渐起了睡意的绿谷最终慢慢地阖上了眼皮,在微甘得让人安心的气味中思绪越来越沉,越来越远——


不过我……对于小胜来说……到底是什么味道呢?


 


「#1 Eau des Merveilles」


(?)咔X信息素无味Beta久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幼久:是我太早熟了吗……


【当然不是你早熟!是另一只早熟了!!!】




有私设所以bb了一堆……_(:з」∠)_总之是篇简单的(假)ABO,#2来解密咔。


之后有段时间会……很忙吧……_(:з」∠)_